泡沫玻璃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玻璃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最近这部剧塑造了中国影视史上罕见的一个杀人犯连瞄他一眼都怕汪佩蓉

发布时间:2020-10-18 17:43:50 阅读: 来源:泡沫玻璃板厂家

文 | 刘起

电影学博士,虹膜专栏作者

《无证之罪》火了,更火的是片中由演员宁理扮演的杀人犯李丰田这个角色,他其貌不扬,烟不离手,但只要你看他一眼,就会觉得浑身恐惧……

李丰田

这个破棉袄、大小眼、话不多、佝偻着的中年男人,毫无疑问,已经成为国产影视作品中最令人恐惧胆寒的一个狠角色。感谢这部剧,让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冷血杀手。

在这之前,国产电影电视剧中也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反派角色。比如王千源在《解救吾先生》中饰演的悍匪华子,《破局》中新加坡的变态坏警察。

华子

更早一点有孙红雷在《征服》中饰演的刘华强,丁勇岱在《中国刑侦1号案》中饰演的杀人狂白宝山。

刘华强

或者文质彬彬、但同样冷酷的反派,比如王志文在《黑冰》中饰演的毒枭郭小鹏,陈道明在《黑洞》饰演的黑社会头目。

《黑洞》(2001)

这几个人物,每一个都足够心狠手辣,但是,这几个残忍的悍匪,却无法像李丰田这样,让荧幕外的我们瑟瑟发抖。他身上的恐惧来源于何处?从影视艺术的创作手法来讲,这个人物的塑造采用了何种方式?

E.M.福斯特在《小说面面观》中,提出了一套小说人物理论——圆形人物与扁平人物。

圆形人物具有复杂的性格特征、丰满立体,扁平人物只有单一的基本特征,这一划分方法成为后来文学评论和电影评论一种常用的判断标准。福斯特基本对扁平人物嗤之以鼻,认为圆形人物或更丰满的人物,在艺术作品中更高级。

但在电影中,这套标准并不总是行之有效。往往一个扁平人物反而能让人一眼记住并且印象深刻。

没有人能忘记哈维尔·巴登在科恩兄弟《老无所依》中饰演的拿着气枪的拖把头冷血杀手,这一残暴冷酷的扁平人物,其吸引力大大超越了圆形人物的男主角汤米·李·琼斯。

哈维尔·巴登

虽然影视作品中不少反派角色都是圆形人物,比如《沉默的羔羊》中的汉尼拔、《越狱》中的T-bag,但这些人物最终达成的效果,往往是一种更复杂的情感,并不只是恐惧。

汉尼拔

纯粹的恐惧,经常与未知紧密联系在一起。观众因为无法理解一个反派角色的行为、性格,而感受到深深的不安与惊惧。

相反,如果情节铺陈过多,加入过于细致的人物性格刻划,过于充分的人物对白行为呈现,在某种程度上会削弱人物在观众心中引发的恐惧。

「社会你袄哥,人狠话不多」准确概况了李丰田这一人物的性格特征与角色设置方式。

李丰田不是一个丰满的圆形人物,剧中他的戏份不算多,没有足够的情节篇幅使这个人物去变圆,但这些篇幅不多不少刚刚好,足以制造出一种纯粹的恐惧情绪。

首先,是人物外形打扮与动作设计。

脏兮兮的破棉袄、挂脖棉手套、头发油腻,胡子拉渣,佝偻着干瘦的身体,外形打扮是普通的底层贫穷劳动人民。这一形象的日常感与写实感,带来一种触手可及的恐惧,一种潜藏在平静日常生活中的暴力。

抽烟的方式更成为李丰田这一人物的招牌动作,也是身份标识。

原著中,真凶在现场留下了一根烟头,只是一个无生命的物证线索,不具备视觉表现力。

改编却充分重视视听艺术的可见性,将这个沉默的烟头,变成一整套可见的动作——李丰田抽出香烟滤嘴的棉芯,掉转烟尾放入嘴中,点燃抽掉棉芯的滤嘴部分,便会燃起一团火焰,火焰橙色的光照亮黑暗中人物的脸,这是一个特别有美国黑色电影风格的光影效果。

这个细节看似简单,却是导演吕行和演员宁理反复尝试的结果。从整个掰掉滤嘴(吕行自己尝试这样抽烟时,发现会有一嘴烟末,而且撕开以后,烟头的切面并不整齐),到抽出滤嘴的棉芯(演员宁理的提议),终于设计出一个最具备视觉表现力、同时也符合人物底层身份、性格的动作模式。

剧中李丰田抽便宜的劣质烟,符合人物的底层身份设置。反向抽烟,烟的劲大,加上是廉价烟,味道会更冲,非常符合这一人物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性格特征。

其次,是对人物行为模式的设计,观众的恐惧更多来源于此。

李丰田的饰演者宁理老师,在演这部剧之前知名度不高,但他实在是一位太出色的演员,他的脸——瘦削冷硬的脸、大小眼,本身就具备某种特殊的戏剧表现力,而李丰田不动声色的狠,相当程度得益于演员收放自如的表演。

然而,观众对于角色的感受,更大程度来源于故事情节的铺陈。若只是一个在街边这样抽烟的普通中年人,最多令人好奇,而不会令人恐惧。

李丰田这一人物的恐怖,在于每一个情节、每一处细节,都设计得精密到位,一步步将观众拖入对李丰田的恐惧中。

首先,这个人物在第五集中段骆闻的讲述中出现。未见其人,先闻其名。

令骆闻妻女凭空消失,几乎没有留下痕迹,决不是一个简单入室抢劫的匪徒(原著中就是抢劫失手杀人),面对女人儿童毫不留情,同时有着精心设计、手段利落、心狠手辣的职业罪犯。

这个在骆闻描述中如同一条狡猾致命的毒蛇,让神机妙算、谨慎细致的骆闻难觅踪迹的罪犯,却在第五集快结束时,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黑暗中,而且是以一个背影出现在镜头中。

这个登场的时间点,绝对是精心算计的,一是突然,二是不留给观众探究的空间就戛然而止。

所以,当他做出反向点烟的动作,暗示他就是「雪人」时,观众对这个深不见底的神秘人物的恐惧情绪就迅速来到一个临界点。

前几场戏的对白与动作设计都十分高效,塑造出这个天生杀手的形象。李丰田摸了一下金律师的腰,只一句「你这两个大腰子,一边二十万,怎么样」,就吓得常年游走于黑白两道之间的老金魂飞魄散。

对李丰田来说,人就像是案板上待宰的牲畜,这是一种对生命彻底漠视的冷血。

还有李丰田第一次出手,突如其来,毫无预兆。

拿起烟灰缸猛砸老二的脑袋(十五下!记得娄烨的《浮城谜事》中乔永照打击拾荒者共计十三下,后来还被和谐掉三下),他一边下狠手一边面无表情,打完特别自然轻松地找布擦手,完全不像刚实施过如此暴力的行为,这就是一个泯灭人性、视人命如草芥的屠夫啊。

第二次出手的情节则表现出编剧高超的剧作技巧。李丰田被兵哥一伙人围在酒吧,一个彻底的劣势位置。

但导演省略了打斗的过程,让镜头停在酒吧门外,我们听见里面叮叮咣咣,却只能想象打斗场面。当满面是血的李丰田走出酒吧,停了下来,吐出半只鲜血淋漓的耳朵。这个人物就从一个无人性的杀手变成一头残忍嗜血的野兽。

不直接表现打斗场面,让观众自己想象,反而能最大程度激发观众的恐惧,可见的暴力是具象的,不可见的暴力是抽象的,也因此带来一种未知的恐惧感。

杀海哥的一场戏,更是用巴赫音乐的手机铃声作为这次杀戮的背景音乐,这也是不少电影中描写暴力场面的常用手法。

到后来杀金律师、火哥和东子,每一次都冷漠得不像是杀人,而像是做一件很普通很日常的事务。

一般电影中的凶杀,有杀人动机,有精心预谋的杀人手法、有特意安排的杀人现场与杀人时间,这样一套程序复杂的杀人,对于观众而言,只是虚构故事的中虚拟情节,不会引发很直接的恐惧。

与此相对,李丰田杀人,几乎不需要动机,心情、场合,时间,人物,工具,也都是随机的。

这种行为模式,对于普通人而言,确实太恐怖了,仿佛我们就身处在一种毫无预兆的暴力之中,而这种暴力,也强大到让人觉得无法理解,同样也无处可逃。

另外,我很喜欢这一人物的身份设定,使这个人物的恶有了某种依托和缘由。

他的母亲是一个只算死人卦的半仙,李丰田是她的私生子(野孩子),他也有女友,但大着肚子离开了他。

更觉得是李丰田被安排在火葬场工作,日常工作就是火化尸体,也没有任何朋友,是一个无亲无故的社会畸零人。

国产影视作品不太会表现人物的一种无缘由的恶(而日本推理小说中常常有此类设置),往往要对这种暴力与恶进行某种解释,《无证之罪》中的这个处理是很合理、也颇有余味的人物前史。

另外,创作者又为李丰田设置了一些带有强烈反差性的情节。喝酒跟金律师闲聊,笑着说这酒名字起得挺好,但转眼就把金律师杀了。

一边若无其事地啃着鸡腿,一边用铁锹狠剁海哥的尸体,估计很多观众几乎和现场的郭羽一样被吓得面无人色。杀完人,特别轻松的去喂鱼(自己还吃了一口鱼食!)。

他去找火哥要钱,却拿出一个粉红色的草莓购物袋,有人说这是反差萌——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杀完骆闻,郭羽给他发短信,他竟然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这个情节真的太有趣了,让人忍俊不禁。我们不妨反过来设想一下,如果李丰田在短信交流中也是一副冷漠的板着脸的形象,那这个人物就落入俗套了吧。

这是国产影视作品第一次创造出了一种纯粹的、抽象的恶,这种恶如此强大,无法解释也无处可逃。

当国产犯罪题材影视作品开始写李丰田这样一个反面人物,这种前所未见的科恩兄弟式的冰冷质感,为我国犯罪类型片带来了更多可能性,也拓展出了更大的创作空间。

在这个意义上,我热爱李丰田。

植绒EVA

服务器硬盘回收

罗汉果甜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