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玻璃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玻璃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瑞昌最后一代小脚老人

发布时间:2020-03-04 12:14:57 阅读: 来源:泡沫玻璃板厂家

记者 魏东升 张瑞颖 文/摄

小脚的习俗已经不复存在,而她们却承受着那个年代所谓的美带来的痛苦,为此付出一生的代价。

百岁养生老人黄二妹

黄二妹

为了见证瑞昌最后一批小脚老人的生活状况,近日,记者慕名走进居住小脚老人较多的地区,寻访最后的小脚老人。第一个寻访的是102岁的老奶奶黄二妹。记者来访时,黄二妹正一个人静静地在屋里休息,住在楼上的儿子听到了动静,忙下了楼。据黄二妹的儿子说,母亲虽然年纪大,可身体状况不错,每天早上都要吃好几个包子和一杯豆浆,一口气可以吃完十几个饺子。黄二妹养生有自己的秘诀,除了规律是饮食和作息以外,她还从来不吃冷的东西,吃东西注重营养搭配。

这个年迈的老人走起路来踉踉跄跄的,想到院子里晒个太阳都要拿着凳子当拐杖。黄二妹的儿子说,小脚走起来不稳,自己又不能时时守着母亲,拐棍不太稳,她只好拿板凳当拐棍。耳朵不太好使的黄二妹一听到记者询问有关小脚的事情,忙指着脚连叫痛。黄二妹裹脚裹得比较晚,那时基本成型的脚骨,被硬生生地扭到了一块。在那个凄风冷雨的年代,民国时期出生的黄二妹从呱呱坠地起就注定了从脚开始的悲剧人生。心在长大,身体在长高,而一双本来红润饱满的脚,在三尺白布前、在男人如炬的目光下、在厚如乌云的恐惧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干瘪,直至裂变、腐朽,蜕变为两朵血染的莲花。

爱美老人曹水仙

曹水仙

接下来来到的是95岁的曹水仙家,一进院子们就可以看到曹水仙正在认真地摆弄一些碎布。曹水仙的媳妇说,这些碎步是制鞋垫的原料,曹水仙不爱往人多的地方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在太阳下做鞋子,洗衣服。走进曹水仙的房间记者诧异于这个老人家的房间如此整洁: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的,桌面上没有一丝灰尘,凳子脚全被布包了起来。曹水仙的媳妇笑着说:我妈妈就是爱干净,每次出去都要带上自己的板凳。一天整理好几次房间,一件衣服要洗得没有一点污渍才肯穿。

出生于瑞昌市武蛟乡大兴村的曹水仙3岁就做了童养媳。曹水仙在婆婆的要求下,雪肌得酒于中暖,莲步凌波分外妍的审美标准下,早早裹了小脚。6、7岁的女孩不在妈妈身边,痛得流了眼泪也只能往肚子里咽。曹水仙非常爱美,觉得自己的小脚并不漂亮,而是畸形的产物,硬是不肯让记者看,把小小的脚藏在宽松的棉鞋里,因为这是她不愿让人看到的伤口。

叛逆老人徐香珠

徐香珠

听说我们找小脚老人,一个老奶奶把我们带到了92岁的徐香珠家。正在洗脚的徐香珠开朗又健谈。问她小脚好不好走路,她笑着说:从小到老都是用这小脚,走习惯了,不如你们年轻人,脚大站得稳啊。徐香珠6岁包的脚,记者很疑惑她的脚怎么不如标准的三寸金莲那么小那么尖。老人接着说:我小时候比较叛逆。妈妈白天给我绑脚,我晚上偷偷把布解开,就这样放放包包好多年。虽然缠了脚,可小小的徐珠香还是忍着痛,农活照做,上山坡拔草、拾柴,回到家中还要照顾弟弟妹妹。

据徐香珠介绍,开始缠足时,大多是母亲先把女儿的四个小脚趾捏拢,向下卷曲,然后用缠足布包裹起来,一天天缠裹得越来越紧,疼得她整天掉眼泪,睡觉时都要穿着小鞋,直到四个脚趾完全弯曲到脚底以下。就这样,一双大脚成了三寸金莲。有时候,脚里长了鸡眼痛得很,抠下来就好了。说着徐香珠从水里拿出脚,给记者看。

在瑞昌偏僻宁静的老街里,路边残存的旧房子、老树,依稀可见瑞昌小城的古老和沧桑。这些老人家走过了一些岁月,见证了一些历史。

吉林制作防静电工服

黑龙江西装定做

长春定做防静电工作服

滨州工服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