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玻璃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玻璃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未来网络帝国的权力分配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8:18 阅读: 来源:泡沫玻璃板厂家

随着互联网不断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获得越来越大的权力,一个网络帝国似乎正在逐步形成。微软对雅虎的收购案一时间闹得全世界都沸沸扬扬,似乎让人看到了帝国型网络公司的前景,同时也令人想起了电影《黑客帝国》。影片中,巨大的虚拟母体MATRIX主宰着世界和人类。未来的网络帝国会是这样的吗?

权力向网络转移

如果把权力理解为对他人的影响力和支配力的话,那么,网络公司正在朝这个方向迈进。数百万人同时在线玩网络游戏,已在网络公司那里魂不附体了。但网络并非游戏或娱乐,它更从现实世界中攫取了实质性的权力。

今后,我们或许会看到阿里巴巴控制虚拟世界的经济,新浪控制资讯和娱乐,当当控制出版业,而百度决定着对每一个意义的解释这并非科幻。

考虑到技术的发展,网络帝国权力的膨胀将是飞快的。比如,语义互联网的出现,将使互联网更加智能,而后,人与电脑之间将相互影响。人工智能的发展,将有可能通过神经网络和细胞自动控制建立一个全新的、类人脑的网络世界,从而大大提高网络权力的分量。

值得注意的是虚拟世界的发展。Hipihi(3D虚拟世界平台)的老总许晖甚至说,3D虚拟世界的创造体系,将发挥瓦特蒸汽机之于工业革命的引擎作用。

另外,移动网络的发展,将促使通过移动设备实现的诸多定位服务不断出现,现实中的很多服务业务可能转入网络公司。注意力经济也许会在构建网络世界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未来网络帝国的权力分配,将取决于注意力的分配消费者选择把注意力花在哪里。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网络再混合,整个系统正在变成一个平台和数据库的混合体,服务面将会更大。尤其是在线视频和网络电视的普及,给CCTV等传统媒体提出了如何适应未来发展的问题。

结合了声音、视频和实时对话的综合通信技术,使丰富因特网应用程序(RIA)为网上用户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同时也大大增加了用户对网络的人身和精神依附性。

谁控制网络,谁就控制现实

虚拟世界的出现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未来网络帝国的权力模式。

根据美国科幻小说《雪崩》设计的网络虚拟国度第二人生,目前已拥有400万注册居民。他们在网络上工作和生活,日均交易额过百万美元,还造就了钟安舍这样的百万富翁。世界五百强纷纷入驻第二人生,一些国家还在第二人生中设立了大使馆,哈佛大学在里面开学,路透社也设立了第二人生分社,还有一些国家的总统候选人在里面设立了竞选分部。

所以,虚拟世界不仅仅只是关于数字的生活,它也使我们的真实生活更加数字化。类似第二人生这样的虚拟世界,使现实社会中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权力有了新的落脚点。

有人甚至预计,未来人类的整个权力都有可能移交给人工智能和网络。比如特里比森在名为《亲爱的艾比》的科幻小说中预言,未来人类将由一个被称作ARD的地球智能来照料,它就是从一个监测网络发展而来的。另一种东西叫RVR,作为人类无所不知的大管家,它可以看作是移动网络进一步发展的结果。 今天,如果我们可以通过Google得到导航地图,在商场购物时随时可以从Yahoo那里得到出价建议,那么今后,我们生活中的一切,难道不是都可以由一个随时跟在身边的幽灵来进行综合解决吗? 再比如把人类的意识数字化后上传到计算机系统的问题,有科学家已经在做这项工作。作家拉拉在《掉线》一书中描述了这样的未来:世界将分为基底世界 (即现实世界)和网球(虚拟世界)两部分。全人类都把意识上传到网球,脱离基底世界的生活,因为网络才是真正的桃花源。而基底世界再也没有一个人,只由自动机器接管。那么谁来掌控这个未来的网球人类世界呢?不太可能是现实世界的政府。那么可能是Yahoo吗?可能是微软吗?可能是林登实验室吗? 如此大权在握的网络帝国很可能首先产生于西方。目前我们还很难设想一家发展中国家的网络公司能达到帝国型规模。网络帝国不仅仅是人头经济的问题。它涉及信用、安全、语言,还有技术及文化价值观。 25个流量最高的美国网站中的14个在美国之外吸引的访问者比国内多。美国科学家预测说,人类从现实世界向虚拟世界移民,是一个不可扭转的趋势。到 2011年,80%的网民将加入虚拟世界。而这种前往异质文化、异国背景的虚拟世界的人口流动,不需要办理任何海关手续,又怎么控制呢? 这里面也有权力多极化的问题。比如第二人生的开发,现在有林登实验室的版本,有中国人开发的版本。谁更能吸引居民入住呢?中文虚拟世界的一位开发者查卫江说,美国第二人生里面更多的是欧美用户,中国的版本中更多的是国内用户。不仅文化不同,虚拟世界的经济体发展程度也不同。 那么,相同文化、语言和经济背景的虚拟世界,将来会否联合在一起呢?比如就汉语文化圈的第二人生而言,国内的,新加坡的,北美华人社区的,欧洲华人社区的用户,有可能统一成一个大的网络联合体吗?它与英语的虚拟世界会是既对话又对抗的关系吗?这些都会打破传统的国家主权概念。如果一个国家的半数居民都跑到外国的虚拟世界去了,现实世界中的国家权力又如何去管理和影响他们? 由此,我们可以做更进一步的设想:如果一些问题解决不了,网络帝国之间会爆发军事冲突吗?如果某大国用黑客手段误炸了另一国设在虚拟世界中的一座大使馆,那么,这在现实世界中会引起外交纠纷吗?在网络战争中,大量的民用网络公司将被临时征用。那些控制着巨大网络资源的帝国型公司将如何利用这样的机会发军火财呢? 现在,已有人在第二人生中组建虚拟军队了。战争是政治的延续,网络世界中五花八门的民主或专制政治体制不会不考虑战争手段的。科幻小说家刘慈欣设想中的微软公司的和平视窗计划,就是用一种网络虚拟战争来解决现实战争问题的,而且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因此将来有可能是,谁控制了网络,谁就赢得了主动,谁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 建立网络权力学 十余年前,很多国人还不会上网。十余年后,中国已成了世界第二大网络国家,印度等国也在纷纷赶上来。对一些人来说,网络对价值观、世界观的影响很大,对生活方式的影响也很大。今后这种趋势还会进一步发展。未来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关系会越来越紧密,权力的重组是必然的。但我们对网络未来的理解和认识还很肤浅,这主要在于人们还把它理解为一种技术形态而不是权力形态。实际上,对政府来讲,网络不仅仅是信息公开那样简单。网络对世界的改变是实质性的。网络权力学,包括虚拟政治、外交、军事和法律等的研究,应该是大学的一门新课程。

鸡西订制工作服

亳州订做西装

巴彦淖尔订做工服

滁州工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