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玻璃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玻璃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州电信为争市场份额强行拆除电话拨号器

发布时间:2020-07-21 19:31:39 阅读: 来源:泡沫玻璃板厂家

几大新兴运营商的IP电话业务已经极大地分流了电信的长途业务,致使其出现负增长,这个时候用熟知广东电信市场的分析人士话说,“矛盾和冲突早就预料会发生,只是大家 “固话线路是我们辛苦建设的,其他运营商不花一分钱就在上面设立拨号器开展长途,等于我们投资建设高速公路,他们设立收费站一样。”广州电信副总经理李保平如是说。铁通一位人士认为,电信只是在借清理拨号器的问题上清除异己,所谓“电信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2002年12月4日上午10时左右,广州市天河区天平货运市场A043店面的主人周甄友正在招呼客人喝茶。突然,一辆有着电信局标志的工具车“嘎吱”一声紧急刹车在店面前,从车上冲下来四个人,其中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二话不说,直奔小周面前的电话机,晃出一个胸卡对小周说,“我是电信局的,你们使用了拨号器,这是违法的,我们要没收。”这些人还拿出一份刊有广州市公安局、工商局、技术监督局和电信局联合公告的《广州日报》对小周说:“公安局都不许用了,你们以后要打长途可以用17909,电信是公家的,联通是私人的,再用拨号器我们就停你的电话。”接着将电话机旁那个小小的据说“违法”的拨号器收走,扬长而去。电信局岂能执法12月25日下午,小周回忆起三个星期前的事情,还是用“害怕”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当时的反应,他说:“自己使用了政府说不能用的东西,邻居们以后该如何看待自己?”12月26日上午,北京中国联通集团公司总部、联通数据与固定通信业务部奚力生处长正把一份措词严厉的文件上报信息产业部。在这份要求信产部出面立即制止广州电信强行拆除用户拨号器问题的文件上,联通方面指出,广州电信作为一家电信运营企业,撇开电信监管部门,单方面联合市公安局等部分发布联合通告,以电信执法者自居,无视广东省通信管理局的监管者地位,非法履行通管局职责拆除用户拨号器,并没收用户财产。联通要求广州电信立即停止拆除拨号器,并保留对此提出赔偿和公开澄清事实的要求,直至司法解决的权力。12月26下午3时许,广东省通信管理局508会议室的空气有点令人窒息。“固定电话网络是我们经营的,我们清除拨号器的行为是企业行为。”12月26日广东省电信公司广州分公司副总经理李保平面对广州联通、广州网通、广东吉通、广东铁通四家运营商,坚持认为自11月29日以来,广州电信公司在全广州范围内大规模入户拆除拨号器的事情是合法的,但李保平此时已经不再口口声声称自己为“电信局副局长”。除了中国移动,几乎中国所有经营长途业务运营商在广东省的代表12月26日下午齐聚通管局开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判定一个名为“电话拨号器“价值仅几十元的装置是否该继续存在下去、如何存在下去的问题。此间,由于有部分不合时宜的拨号器存在市场上,违背了信产部关于使用电话拨号器的510号文精神,因此广东通管局应某些新兴设备商要求进行了清理的前期工作。所谓不合时宜的拨号器主要是指固化了某一个运营商IP号码的拨号器,用户无法在所有运营商的IP长话间进行自由选择转换的设备,这其中也包括假冒伪劣产品。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本来所有运营商都该拍手叫好的举动,最后却演变成了广州电信非法行使电信行政执法权,清除“其他门户”的事件,甚至出现部分电信员工登门入户触犯《民法通则》的行为。小小拨号器到底有什么魔力,里面又牵扯到什么样的利益导致几大运营商关系如此紧张呢?竞争惹祸“网通公司在广州最高最好的写字楼中信大厦拉入一条光纤,给所有的单位用户都装上拨号器,广州电信在这个大楼里原来一个月能收60万长途话费,现在一分钱都收不到了。”网通公司一位负责市场的人士这样告诉记者。广州电信副总经理李保平说,固定电话线路是他们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现在这些运营商不花一分钱建设线路直接在上面设立拨号器,这好比电信投资建设高速公路,其他人设立收费站一样。深圳一家名为准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龙杨新介绍了拨号器的情况,他说拨号器本身并不能节省话费,举例来说,用户在电话机加装一个拨号器,并申请使用联通193的长途业务,每次拨打长途时无须再加拨193这个接入号即可使用联通的长途业务。就是一个仅仅让消费者免去手指多拨几个按键之苦的拨号器,引致电信方面强烈不满。广州电信一位市场人士满肚苦衷,他认为现在有了拨号器,拨打长途不再繁琐,资费便宜的新兴运营商较电信更有竞争优势。李保平承认,自2002年3月份以来,广州电信的长途业务下降非常严重,“由于我们原来基数大,要完成增长1%已经有难度,再加上其他因素,要完成今年上级指定任务有难度。”在2002年12月份广东省电信公司广州分公司的一份内部刊物上,该公司新闻中心主任罗抗有一篇署名文章,叫《谁偷走了我们的奶酪》。在这篇不过千字的文章里,罗抗把近一年来广州电信长途业务急剧下降的原因归结为几点,一个是已经清理完毕的“黑公话”,一个就是其他新兴电信运营商及某些非法代理商给用户安装的电话拨号器,“攻坚战”、“保卫战”、“国有资产流失”等激烈词句在文中不时出现。事实上,罗抗的行文已经含蓄地表露出,电信此番大规模拆除其他运营商拨号器的真正原因。记者从深圳市场购买到几个拨号器,上面有两个印着中国电信的字样和标志,据销售的厂家说这是为电信生产时多余出来的,多余部分一般进入市场流通。这意味着,电信自己也使用拨号器,广州清除拨号器的行动仅仅是打着清除非法代理的旗子,借机打击其他新兴电信运营商罢了。现任广东省联通公司总经理、原任广东电信局第一副局长的杨春亮认为广东的电信市场是个成熟市场,除了移动业务的竞争主要体现在增量和存量两个市场外,包括数据和固定通信业务的竞争实际上都是在存量市场进行的,这样的竞争无疑是最残酷的。“电信长途业务的下降份额应该都是流向新兴运营商的,蛋糕就是那么大,分到手里越来越少,发生拆除拨号器力图恢复垄断地位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杨春亮说。全国省份中广东省人均通信消费值是最高的,因此新兴电信运营商都力图在广东IP电话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几大新兴运营商之间虽然也有价格战,但增量市场的用户规模却是不可避免地与日俱增。2002年4月以前,几大运营商“相安无事”,但自2002年4月以来,几大新兴运营商的IP电话业务已经极大地分流了电信的长途业务,致使其出现负增长,这个时候用熟知广东电信市场的分析人士话说,“矛盾和冲突早就预料会发生,只是大家不知道以什么方式爆发出来而已。”精心策划拆除行动12月2日,在广州几大主流媒体上,广州电信以“广州电信局”(经证实,广州市政府保留了电信局这个牌子,实行两个班子一个牌子的机制,但并无行政执法权力)的名义联合广州公安局、广州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联合通告,宣布即日起三家联合行动在广州范围内拆除非法拨号器。12月4日,拆除小业主周甄友的人手里拿着的就是这样一份联合通告。12月4日,广州市技术监督局也加入到这个通告里来。据了解,大部分拆除拨号器的行动都是广州电信的员工单独进行,并无公安人员、工商行政执法人员或者技术监督部分的人员联合行动,拆除拨号器的人一般称谓自己是“电信局”或者“中国电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广东省通信管理局人士说,事实上在12月26日下午那次关于拨号器的会议之前,通管局已经召开过三次协调会议,主要是讨论如何解决因为拨号器导致广州几个电信运营商之间关系紧张的问题。这位人士还提供了两份会议纪要,分别是11月29日、12月11日三次通管局涉及拨号器问题会议的主要情况。11月29日广东通管局召集广州电信、广州联通、广州网通、广东吉通、广东铁通五家公司就清理拨号器问题达成协议,决定清理拨号器的工作分三阶段走,12月2-8日,各公司将自己使用的拨号器送交检测,12月9-15日,各公司自行清理,12月16日起,由通管局进行统一清理工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网通一位人士说,广州电信在11月29日通过广州某媒体发布《40万IP拨号器是黑户》的报道,并在通管局开会当天开始了清除其他运营商拨号器的行动,也就是说通管局一边在开会,广州电信一边在拆用户拨号器。本报记者会同《财经时报》记者一起采访广州电信新闻中心主任罗抗的时候,一份本不该让记者看到的“关于清除拨号器媒体策划书”也无意落入眼线。显然,这是次组织非常细致的行动。在广东通管局这位人士提供的12月11日通管局第二次重点解决拨号器问题的会议纪要上显示,广东通管局陈学道局长严重批评了广州市电信公司偏离11月29日会议决议和省局的统一部署,认为广州电信单方面在新闻媒体上发布通告,以及所采取的清查行动是不负责任的行为。陈学道并认为,任何企业都无权强行没收他人的终端设备。但批评归批评,广州电信为了打击竞争对手而开展的“保卫战”仍然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谁的奶酪被偷走了“11月开始,我们因为互联互通原因长途业务下降了500万,拆除拨号器以后,估计还要流失500万,两个月下来我们广州联通不仅没有增长反而损失了1000万人民币。”广州联通副总经理李彪说,电信正把其他运营商手上本来不多的奶酪用非市场手段拿走。“我们原来计划在2002年在数据与固定通信方面实现增收4亿左右,但现在看来要完成这个指标有点难度,只好拿其他业务的增长来弥补任务缺口。”广东联通总经理杨春亮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言。此次拆除拨号器事件,实际对网通影响最大,因为网通在广州IP电话代理商有百家远高于联通的十大主力代理,但由于网通集团和电信集团有各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原来一直义愤填膺的广州网通在最后退出了和电信针锋相对的阵营。铁通一位人士说,所有运营商确实都承认有不合格的拨号器存在,但此次电信无视信息产业部广州电话交换设备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抽检的11项电话拨号器产品合格的书面报告,宣称广州的拨号器用户有40万,且都是黑户,并将合格和不合格的拨号器一起拆除,事情很明白,电信只是在借清理拨号器的问题上清除异己,所谓“电信之卧榻,岂容他人酣睡”。铁通人士还说,通过这种“大跃进”的方式,电信在短时间内确实能恢复一部分长途话务量,但“石器时代”的做法到底能够延续多久,除了电信所有的人都在表示怀疑。12月底,信息产业部派出几个调查组分赴全国各地检查工作,新疆通信管理局局长带队到达广州检查工作当天,广州电信停止了大规模拆除和没收用户拨号器的行动。12月26日,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出台了全国第一份关于信产部拨号器问题510号文件的地方性电话拨号器使用管理办法(试行)。截至记者发稿时为止,从汕头方面传来消息,汕头电信正在学习广州电信的经验,准备开始大规模进行拆除拨号器的工作。新浪科技()—国际金融报

沈阳牙齿矫正医院

贵阳牙齿矫正价格

长春植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