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玻璃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玻璃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图大为皮萨罗塞尚传-【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39:38 阅读: 来源:泡沫玻璃板厂家

第一部青春时代——塞尚与左拉在埃克斯、巴黎第一章 在埃克斯的青春塞尚和左拉同是 1852 年入学的,在普罗旺斯州埃克斯的包 蓬中学相识。当时塞尚 13 岁,是 6 年级的寄宿生;左拉 12 岁,是 7 年级的 半寄宿生,诚实的友谊立刻将两人结合在一起。后来左拉说:“那时被可怕 的二流子学生的胡闹所包围,但性质有正反两面,两人被难以想象的亲和力, 共同怀有的野心,无边的苦恼,以及高尚的知性的觉醒所诱惑,迅即且永久 地结合起来了。”当时弱小的左拉被当作“巴黎人”对待,魁伟威武的保尔·塞尚总是加 以保护。左拉是个生于巴黎,长于埃克斯,自幼丧父的孩子。他的父亲是意 大利工程师,是个外籍部队的旧军官。旱灾期间为了按照必需量给城市供水, 他计划在埃克斯附近建造一个大堤坝。1847 年这个工程开始不久,这位工程 师死了,留下年轻的寡妇,因不断诉讼而丧失了全部财产。从此以后,母亲 和爱子埃米尔一起过着非常不如意的生活。塞尚也有被视作是意大利人血统的地方,他的祖先出身于法、意边境附近的一个小城市,后来移居布里昂松。塞尚这个名字 1650 年以来出现于布里 昂松市政府的记录中,1700 年以后出现于普罗旺斯州埃克斯市政府的记录 中。保尔·塞尚的祖父从埃克斯移居邻村圣萨修利伊,即瓦尔村。画家之父 路易·奥古斯特·塞尚,1798 年 6 月 28 日生在这里,后因从事制帽业而移 居埃克斯。1848 年获得了埃克斯唯一的银行,生活很富裕,他一定是到埃克 斯之后才发财的。富有的银行家之子保尔·塞尚在同埃米尔·左拉的交往中,不久加入了第三个伙伴,即未来的工程师巴蒂斯廷·巴耶。他们计划在埃克斯郊外长途 郊游,在那里钓鱼、洗澡,或朗诵荷马和维吉尔的诗。这三个朋友被同学起绰号叫做“不诀别的伙伴”。如左拉写信给塞尚所说,他们均认为“三人都富有希望,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梦都相同”。他们 埋头于各种艺术问题,谈论自己所关心的一切问题,而且都相信自己被命运 赋予伟大的、非凡的生活。后来左拉写信给巴耶说:“我们探索的东西是心 灵和精神的财富,尤其是看到了闪动着青春光辉的未来。”左拉写诗,把它读给朋友听。三人都深信自己一定会成为诗人,而且左 拉特别鼓励塞尚,认为塞尚的诗比自己更有诗风。当然普罗旺斯这块土地及 人在他们的习作诗中占有很大的位置。到天气凉爽的时候,年轻的诗人和未 来的画家不能跳进阿尔克小河里玩了,塞尚叹息如下:急湍的大河, 微笑的河畔,再见吧,我们愉快地沐浴! 流水东去,我们绝望。如今 泥土的表面,草木沾满红泥水而露出根儿, 被抛弃的枯枝, 已经随它流去。下霰雹, 化霰雹,立刻成为那个发黑的流水。 形成瀑布的雨水, 被大地汲收,汇成大河!保尔·塞尚表现了这样纯朴的自然美,而左拉则探索悲壮而 戏剧性的形式:哎呀,普罗旺斯啊! 你的音调优美的名称在我的琴里颤动, 我流泪。 哎呀,爱、馥郁和光明的土地啊! 我爱你,把你称为我的母亲。古罗马的都市埃克斯周围, 深邃的峡谷, 忘却倾斜的岩石, 盛开花朵的幽谷小径, 我的足迹遍地。 笑声歌声回荡,做梦的年轻人在你的柳下向往女妖的雪白肩膀,在你的无边无际的森林里狂奔。 哎呀,普罗旺斯啊! 我的脚踏进你所有隐秘的地方, 我启唇回答你的石头的名称, 能对人说出隐于林中的村名。 我在你的花朵盛开的山上徘徊, 草茎、小石与我熟如旧友。三人中很难肯定谁最热心,最有劲,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最怀疑自己的是塞尚。他立刻怒气冲天,转而消气平静,这是使左拉和巴耶两个朋友 经常担心的,即使塞尚因不愉快的发作而猛扑过来,两人均不抱怨。在这种 情况下,左拉总是作为劝解人,对巴耶说:为了他,纵然心情悲伤也请千万别责备他的心,还是责罪使他思想糊涂 的恶魔吧。他是有黄金之魂的人,是和我们一样的疯子、梦想家,是能够理 解我们的人。塞尚被这个“恶魔”一迷住,总是叫喊“未来的天空对我来说是漆黑的”。 但当他心情愉快的时候,立即将一般不合理的想法都付诸实行。例如,有钱 的时候总要急着在睡觉前完全花光。左拉就塞尚的这种浪费性提出质问时, 他回答说:“就连你也认为,如果我今夜死了,父母会继承这些钱吗?”塞尚进中学以前的圣约瑟夫寄宿学校的同学亨利·加斯克说:“左拉和塞尚老是为某街的少女演奏小夜曲。这位少女有一只绿色的鹦鹉,这是她的 全部财产。左拉吹小喇叭,塞尚奏单簧管,鹦鹉成了这个调子不谐的疯狂而 意想不到地喧闹的噪音乐团的指挥。”他们属于“一律仪式”音乐协会,演奏过《对带红印缓从巴黎回来的官 吏的朝觐曲》,还参加过宗教性游行演奏。在巴耶家的四楼上有个大房间,里面堆满了旧报纸、踏环的版画、从麦 秸中露出的椅子、跛足的画架等,他们将这间屋子当作自己的研究室。在那 里,一边,水在开得哗哗地响,一边在排演三幕喜剧。其次是“田园和远足的高尚逸乐”。后来左拉回忆道:“早晨,我们日 出前启程。我摸黑到你的窗下呼唤你,背着收获袋和步枪匆匆离开了市镇?? 回来时,收获袋是空空的,思想和心却是满满的。”①后来左拉以怎样的感动来回忆他们的幸福的青春期呢?1856 年的时候,我 16 岁。??我们这三个朋友,还是三个坐在中学的 长凳上,穿着短裤的淘气小家伙。休息天以及能摆脱学习的日子里,我们隐 遁起来,横穿田野任意乱跑。我们追求大气、伟大的太阳,以及我们作为征 服者而占有的洼地深处被遗忘的小径。??冬天,喜爱寒冷,冰冻的大地在 愉快地作响,我们到邻村去吃菜肉蛋卷。??夏天,在河边聚会,为什么? 因为我们占有了水。??而秋天,我们的热情便转变了,成为猎手,诚然是 非攻击性的猎手。所谓狩猎仅仅是个名义,只不过为长期溜达闲逛而辩解罢 了。狩猎行动总是在树荫下结束,三人都在大气中仰天横卧,以爱慕的样子 谈着我们的爱情,于是狩猎结束了。那时我们首先与诗人对照我们的爱情。我们并非只有三人漫游,我们的衣袋和收获袋中必定放着书籍。有一年多时间,维克多·雨果作为专制君主 统治了我们。他以巨人般的强大力量征服我们,以强烈的美辞使我们高兴。 我们把诗全部背诵下来,而且黄昏时候,在归途上合着他的鼓声般响亮的诗 调走回家去。①

北京301医院干细胞治疗

301李非博士

nk细胞疗法一次多少钱

nk细胞免疫治疗治愈率